沙县小吃
当前位置 :主页 > 沙县小吃 >

“沙县小吃”要上市了?它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中国餐饮届扛把子吗

来源:http://www.ag5cbd9i.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20-09-09 20:53 浏览 :

  11月 29日,雏鹰农牧发布了份公告,称将会以1.35亿元投资沙县小吃集团旗下的2家子公司。

  这样一来,与“兰州拉面”、“黄焖鸡米饭”并称中国餐饮三大扛把子的“沙县小吃”,可能很快要被收编了。

  雏鹰农牧发布公告内容具体是这样的:旗下控股子公司微客得(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微客得科技)拟与沙县小吃集团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下称沙县旅游)及其他各方共同投资设立沙县小吃传媒旅游文化有限公司(下称沙县传媒)开展广告服务、旅游文化传播及其他等业务。该公司注册资本拟定为1亿元,其中微客得科技拟以自有资金出资4500万元,持股比例为45%;沙县小吃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沙县小吃集团)出资4800万元,持股48%。

  同时,雏鹰农牧以自有资金不少于9000万元,通过增资的方式认缴沙县小吃餐饮连锁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沙县投资)45%的股权。后者负责运营沙县小吃产业园和沙县小吃供应链服务项目,沙县小吃集团出资1.02亿元,持有沙县投资51%股权。

  唐人街根据可查询信息来看,雏鹰农牧之所以能从一家传统老企业发展到如今的规模,跟其开创的“雏鹰模式”密不可分。

  “雏鹰模式”主要内容是农户和企业合作养殖,而这种企业和农户之间的合作并不是独创,这种“养殖生产分阶段、流程化、并进行分散布局和统一管理。论好处,无非是这种模式可以让企业和农户之间形成优势互补、合作共赢。

  在“雏鹰模式”中公司的合作农户,大部分是40到50岁的农村夫妇,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外出机会少,但散养经验丰富。在不同阶段通过不同的核算方式与这些散养农户合作,农户在养殖过程中所消耗的各种原材料与其收入挂钩。

  同时,“雏鹰模式”采取在自己场里封闭让农户养殖和挂账处理,实行养殖场区封闭,使得生禽运不出去也拉不进来,成功避免了当禽肉价格高于协议价,养殖农户的违约行为。

  沙县小吃集团是福建省国有独资企业,负责规划和管理沙县小吃产业发展;经营和管理沙县小吃文化城国有资产;投资沙县小吃文化旅游资源。

  餐饮行业是一个让行外人眼红嘴馋,却让行内人感觉五味杂陈的行当,尤其是中国传统餐饮。好像任何一家发展不错的传统餐饮,都离不开一个传奇的故事。沙县小吃也不例外。

  1992年8月,沙县经历了一场由“标会”崩盘引发的严重金融危机。其中又以夏茂镇“倒会”最严重,官方统计,“倒会”风潮中,该镇有1000多人背着铺盖外出躲债,300里外的福州成为多数躲债人的去处,而经营小吃店成为这些人活命的首选,于是有了最早的沙县小吃,而夏茂镇成为沙县小吃的发源地。

  他买了两张去厦门的火车票,带着老婆和五千块钱。他当过兵,很熟练地打了两个军包,里面有被褥衣服,还有鸳鸯锅、木槌,这些是做沙县小吃的必需品。

  三个孩子留给了岳父,最大的已经12岁了。岳父每个月有28斤粮食和60块钱的工资。

  家里的日子本来过得很好。邓世奇在县城影楼搞摄影,每个月工资300块,当时算是高薪。老婆在县城开着两家店,卖鞋子和毛线。一个月下来,家里能收入一两千块。

  标会,是沙县当地的传统,有几百年的历史。最开始是“互助会”,哪家办红白事,几十个人投点钱互相帮助,收回钱的时候获得一些利息。后来“互助会”发展为专门的“标会”,成为一种民间融资形式。

  标会比从银行借款更快捷,“叫标”(融资)的人能迅速融来一大把钱,按月还钱压力不大,参与标会的,也能快捷地以钱生钱。邓世奇小时候,村里标会的金额是一股五块钱。后来逐渐涨到几十块。等到1989年他第一次入会,一股最高涨到300元。

  标会盛行与沙县的交通位置不无关系。横穿县城的沙溪河直通到福州,连接闽西北各地。早些时候,陆路交通还不方便时,周边的县市买盐巴必到沙县。因为,只有这里的沙溪河通到沿海福州,运来盐巴。所以,当地就有“搞贸易”的传统。“一个麻袋,一杆秤”就开始走街串巷。做生意没本钱,就靠标会来融资。

  1990年,县城搞“旧城改造”,邓世奇的老房子换来了一块地皮。他又多加入了几个标会,希望收到更多利息,在县城盖个房子。投入标会的钱,有很多是他向亲戚朋友借的。

  1991年底,邓世奇第一次“叫标”,从一个“天天会”里融资来了一万多块钱,准备扩大经营。钱刚到手,就被会长要走了九千。第二天,这个会长跑了。

  没过多少天,邓世奇参加的其他29个标会都出问题了:会长跑掉,投进去的钱要不回来,借别人的钱还不上。邓世奇投在标会里的钱有十五六万,外面欠着亲戚朋友十一二万。这一年,沙县经历了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崩会”。

  几百年来,标会和赌博原各不相干,但从1990年,一些赌徒开始进入标会,标会的性质开始改变。标来的钱,不再用于应急或做生意,而是被赌徒整麻袋整麻袋拿去赌博。赌输了,老传统“月月标”,发展成了“天天标”。直到资金彻底断了。1991年,沙县八大会头纷纷出逃。标会,瞬间崩溃。

  春节前,邓世奇把两家店盘出去,得到3万多块钱,还了一些必须要还的债,剩下5千块。接下来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是——“跑”。

  和邓世奇一样背上巨债的还有一大批人,沙县夏茂镇在一年前就开始崩会了,1990年就有人陆续跑了。

  第一家店找得不顺利,赔上押金,带出来的钱也没了。房东把房子转租给别人的那天,夫妻俩蹲在店门口,抱头痛哭。

  “我们都想去跳海了。”邓世奇喝下一盅功夫茶,他们只能摆地摊。设备很简单:两个炉子,撑起一块塑料布。

  地摊不顺利,不怎么赚钱。两个月后,邓世奇找到了一家店。夫妻俩连夜没睡,找人凑钱,一个厦门的朋友拿出一万元给他,他不敢要,只要了九千,七千五百块交了房租。

  店拿下来了。开张第一天,营业额388元,邓世奇乐蒙了。他和妻子原本指望每天能卖到50多元就好了。

  他的小吃店只做三种食品,拌面、扁肉和茶叶蛋。拌面、扁肉都是一块钱一碗,每天卖出四五百碗。

  1992年底,在沙县农村种地的张绍椿刚满20岁,他种一年地收入五千元,整天喊着“累死了!”

  有一天,听说很多人在外地做小吃赚到了钱,他从半山坡一骨碌跑回家,对父母说,“不种地了,干小吃去。”

  他也到了厦门。早上五点起床,晚上两点睡觉,晚上一数钱,“400多块!”一天干十几个小时,他也不喊累了。1995年,邓世奇还上了所有债务,张绍椿回县城盖起了房子。到1996年,邓世奇和张绍椿这样的沙县人,出去了一万多。

  1996年,张绍椿的舅舅黄乐兴跑到厦门,要跟外甥学习开店。黄乐兴是更独特的沙县小吃经营者,他本是个公务员。

  这一年,政府已经开始看到了沙县小吃的大趋势,下发了一个政策:鼓励各个乡镇至少有一名科级政府任职人员停薪留职,出去做小吃,带动各乡镇农民出去致富。

  批准这个政策的人是沙县当时的县委书记刘道崎。他不是沙县人,上任不久,他到乡下调研,听着叮叮当当砸铁的声音,上前去问才知道这是在制作“鸳鸯锅”,沙县小吃的特色工具。一条街下去,声音不绝,生意好得很。也就在这一年,政府也开始筹备成立沙县小吃行业工会。

  乐相森是土生土长的沙县人,在当地被称为“乐大师”,因为他通晓沙县的角角落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文化人和烹饪大师。66岁的他,声音洪亮,每天看三小时的书,雷打不动。到哪也都随手带着一个纸袋子,白底绿字印着“沙县小吃培训指导”。从1997年开始,他接到的县里任务是:每年免费培训一千到一千五百名沙县人学做小吃。

  1998年3月8日开始到2007年,这个任务全部完成,总共培训了一万六千多人。

  前面有榜样的吸引,后面有政府助推。在其后的十年里,出去的人成群结队,是名副其实的“小吃大军”。

  现任沙县小吃办主任郑兴景说,出去做小吃的,1996年有一万多,1999年两万多,2002年达到三万多。现在已经突破了五万。

  “沙县小吃最先到了福州、厦门。2001年在珠三角地区形成规模,2003年在长三角地区形成规模,2007年我们在北京搞了推介会。现在新加波、香港都有。”

  在沙县最繁华的李钢路上,保留着一个年代最久远的建筑——“文昌庙”,解放前是粮仓。除此之外,沙县已经不见老建筑。乐相森对此有意见,“沙县想申请历史名城,也没有依据了。”

  的确,沙县有着1600年的历史。它的小吃能够南北通吃,也跟这段历史有关系。

  1600年前,唐末,一个叫邓光步的将军带着十几个官兵来到这里,驻扎设县。邓光步是河南信阳固始人。沙县人也因此认为自己祖上是中原人。

  后来,邓光步的两个儿子继续往南走,到了如今的闽粤地区,客家人聚集的地方。所以,沙县也被认为是中原邓氏南下入闽的第一站。在沙县,至今有很多客家人,说客家话。不说客家话的人,也承认自己是中原人。整个沙县人也和客家人一样的传统:注重过节,注重礼仪,能吃苦。

  “北方的馄饨,到了沙县就叫扁肉。原料是一样的,面皮包肉馅。不一样的是,早些时候,沙县人用木槌把肉锤成黏糊糊的肉酱,北方是用刀剁,面皮更薄。工艺不同。”

  “芋饺,就是用芋头磨成粉包肉馅,很像北方的饺子,只是,我们这里不产小麦,就用芋头。”

  沙县人口24万,和周边的县市相比,不算多,但是每年的酒是销售最多的。方圆几十里,大家都知道,沙县是酒城。

  “我们也是中原人。”说完,乐相森补了一句,“沙县人鬼头鬼脑。”在沙溪河大坝上,用植被拼写出,“实说实干,敢拼敢上”,这是沙县的精神信条。

  有人说,客家人是东方的犹太人。在沙县,有着:“夏茂人是沙县的犹太人”。夏茂是沙县的一个镇,有很多地道的客家人。“崩会”最早出现在夏茂;出去做小吃,最早也在夏茂。

  邓世奇的儿子没上过大学,但儿子找到了一个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老婆。邓世奇说:“小鬼聪明就去读书,不聪明就做小吃喽,我不强迫他考大学。”

  这也是当地人对教育的一个观念,有小吃托底,并不需要削尖脑袋挤那根高考的独木桥。

  乐相森说,很多沙县出来的大学生也在做小吃。特别在早期,很多老师辞职做小吃了。

  小吃不仅让沙县崩盘的危机得到了化解,还形成了当地的特色。一大批沙县人靠着小吃的手艺买上了房和车,过上了富足日子。

  就在沙县小吃在福建逐渐打响名声并成规模后,官方的“小吃办”形成了。但1999-2000年间在沙县小吃福建省内市场意外显出颓势,营业额下滑幅度达到20%-30%。官方立即高屋建瓴地指出了沙县小吃的问题所在。

  夏茂镇小吃业发展领导小组在《致夏茂小吃业主的一封信》中指出,沙县小吃的弊端在于从业人员素质偏低、小吃店规模偏小、档次偏低,经不起麦当劳、肯德基“舒适的经营环境与食品卫生、高雅品味”的有力竞争。

  然而这个看上去符合经典管理教程的结论被市场无情嘲弄,十多年后,沙县小吃的店面、卫生、服务未见改观,其规模却蓬勃壮大,拓展到了全国的每一个地方。即使不算未向沙县同业公会登记的山寨店,店面数目和营业额也翻了数番。

  有了上市梦的沙县小吃,先后与正大集团、中粮集团等餐饮原辅料巨头开展战略合作,打造沙县小吃产品全产业链。

  发展加盟店的路径便是将传统的个人作坊重新装修,餐具、服装、设备由沙县小吃集团免费提供或统一采购,菜品也由沙县小吃集团当地子公司统一配送食材。未来沙县小吃集团力争用3年时间打造3万家小吃终端店,做好沙县小吃连锁、小吃传媒、中央厨房、小吃银行四大文章,实现营业收入300亿元。

  而目前在中国最大的连锁快餐为肯德基,去年和必胜客、东方既白等加起来的营收也不过69亿美元,但这一步,肯德基用了近30年的时间。

  唐人街认为,传统沙县小吃以个体为主,进入门槛低,技术和资金要求不高。整合沙县小吃更可能是政府单方面的意愿,作为市场主体的店主们靠着自主经营,已经能够实现富足生活的小小目标了,上市梦能圆与否且不说,更别提到牵涉股权、财务、供应链等方方面面的问题,受政府的管制约束进一步发展规模?经营者们会不会买单配合都还很难说,而因为沙县小吃集团作为国有企业,在发展方面也不可避免受到体制制约。

  当然了,除了上述自身原因,“沙县小吃”需要面对的强劲对手也不少,除了“兰州拉面”、“黄焖鸡米饭”,同样来自福建的“千里香馄饨”等各地中餐也在大街小巷异军突起,想上市?可能还要等等。

  文|武权 浪潮工作室 转载|锦济堂肉骨茶小编 全中国有那么多地方小吃,凭什么就沙县小吃能在全国流行呢? 在中国,冠...

  近日,“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拟出资1.35亿元,通过股权合作模式,对“沙县小吃”进行深度资...

  2016年7月1日 雨 窗外下着老大的雨,打开窗户,湿凉的风夹着水汽盘旋在灰色的宿舍楼间,楼下自行车棚啪嗒啪嗒响着...

  我不知道你是否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打开朋友圈看到一群你所熟知或不熟知的年轻人和一些残章儿童或者孤寡老人的合影,并附上...

  先说这个标题,我对中华武术的实战是质疑的态度。本人是一个业余爱好者,如果说我对武术的了解那么最多的是看书,所以理论...